“我還是通過熟人介紹找的裝修隊,結果房子裝得一點不省心,更惡劣的是,包工頭不整改我們提出的問題,還把我家已經裝好的新傢具砸了。”前天,彭女士向本報反映。
  找熟人裝房子一點不省心
  彭女士和丈夫都在北京工作,在武漢光谷現代森林小鎮買有一套房子,去年5月通過熟人李某介紹請鄭某的施工隊裝修房子。李某與他們之間都是朋友,“正是看中這層關係,我才決定請鄭某裝房子。因為我有朋友請裝修公司裝房子,也遇到過扯皮的事。”彭女士說。
  彭女士和鄭某簽的是半包合同。“該給他的錢,我們一分不少都按進度給了。”彭女士說,後來發生矛盾主要是工程質量上。
  因為她和丈夫不在武漢,這邊又沒有親戚,她就委托一位特別要好的朋友幫忙盯著。朋友也蠻盡心,但畢竟不是業主,鄭某不把朋友指出的問題當回事。為此,她和丈夫好幾次從外地專門請假趕回來協調。
  第一次,浴室一面與卧室相連的牆壁,朋友發現沒做防水處理,但鄭某卻謊稱做了。等她回來時,看見牆面已經貼了一半瓷磚,後來在她強烈要求下,鄭某才把部分磚撬了,刷了防水漆後再貼磚。
  為了緩和關係,她和丈夫還回來請鄭某吃飯。然而,問題還是接踵而來,餐廳弔頂不平成了波浪形;牆面膩子颳得不平,陰陽角修正不到位;走道處橫梁施工不完整;鞋櫃門頭不平直等。
  “他說我不專業,我專門請了有資質的監理公司到家裡監理3個月。”彭女士告訴記者,上面這些問題都是監理指出的,但鄭某基本都不聽。
  矛盾升級包工頭砸了新傢具
  最讓彭女士鬧心的是,牆面的膩子颳得不平,她擔心以後塗了油漆會出現龜裂剝落。因此,在牆面這個問題上,她不肯讓步,非要鄭某整改,鄭某最後也改了,“說實話,我還是不滿意。”彭女士說,為了看他給牆面怎麼刷漆,她和丈夫以及弟弟都趕回來了,特地獃了6天,但鄭某卻總推托油漆師傅沒功夫。可是,等他們一走,牆面油漆很快就刷好了,等她回來一看,牆面是花的。她很氣憤,要求鄭某再刷給牆面一遍油漆,但鄭某不肯,要求她把尾款2500元結了。為此雙方僵持著。
  彭女士決定不要鄭某繼續施工,也不打算再付他2500元尾款。3月14日上午,她另外請的油漆工正在刷牆面,鄭某怒氣衝衝地衝進家裡,質問她“給不給錢”,她不同意。鄭某就掏出螺絲刀,下一扇鞋櫃門的螺絲,邊下邊說:“你不給錢,我把這些東西拿回去。”鄭某用力拽下櫃門,接著,他撿起地上的一把鐵鍬,狠狠砸幾間房子已裝修好的櫃門、桌子和門套,鐵鍬被砸斷成三截,傢具多處面板開裂,固定在牆上的書桌也鬆脫。見彭女士報警,他立刻逃跑了。
  警方表示包工頭涉嫌違法
  前天下午,記者致電鄭某,他很不耐煩,記者問:“有什麼事你們可以坐下來談,你為什麼要採取打砸的方式呢?”“你覺得那是她的東西嗎?她沒結清工程款,這些傢具還是我的,我有權處理自己做的傢具。”
  東湖高新茅店派出所受理了此案。前天下午,記者陪彭女士去了該派出所,民警說,因為被砸的傢具只是局部,不屬於整體報廢,而且人工材料都不好評估,因此損失無法鑒定,如果損失達到5000元,可以作為刑事案件處理,但現在只能作為治安案件處理,根據情節輕重可處以警告、罰款和拘留。
  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》第26條,任意損毀公私財物的,處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,可以並處500元以下罰款;情節較重的,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,可以並處1000元以下罰款。
  市裝飾協會:
  找裝修公司還是放心些
  武漢市建築裝飾協會秘書長郭偉說,從工程造價和直觀感覺,熟人介紹確實有優勢。但其弊病在於沒有法律保障,存在維權風險,一旦出現問題或糾紛,雙方的合同不受法律保護。出了問題,有的可以相互協商解決好,有的業主礙於面子打碎牙往肚里吞,像彭女士遇到的這種情況非常極端。如果她找的是正規公司,他們協會可協調,工商可介入,最後還可走司法程序,畢竟家裝公司是要顧及企業形象的。如果家裡只是小的改造和修補,找私人裝修也可以。
  文圖/記者王震 實習生付榮
  被砸的傢具,錶面已經破損。  (原標題:為省心找熟人裝房子反而更鬧心)
創作者介紹

晚裝

lj43ljih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